完整版免费小说寂夜深岭无没有_寂夜深岭无没有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

叫做《寂夜深岭》的小说,是作者“太昊皇天”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奇幻玄幻,主人公无没有,内容详情为: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有人崛起微漠有人失入草莽。有人生来享受荣华成皇登尊,有人无路可走沦为天下走狗。有人证道永恒有人遗忘尘埃。…

点击阅读全文

奇幻玄幻寂夜深岭》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太昊皇天”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没有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先祖的遗物,不惜一切代价。”几个三苗百姓拿着洪武皇帝的诏令说道,三苗本是汉人同源,同为黄帝子嗣。洪武皇帝在得知有人在鬼市拍卖三苗之祖销白民之遗物,得知大怒,给了一道圣旨。当然相比于皇帝另一个孙子北狄之祖始钧,也就是北面游牧民族的祖先,整个大明的态度都是能得到就得到,得不到也就不要费力气…

寂夜深岭

在线试读

鬼市里的人物无论是来者还是住者,任何势力的人都带着面具。或是戏典脸,或是鬼怪脸。

“白民之祖,上古神人夷地销白民陨于八纮。他的遗留物,白夷权杖,是我们必得的。先祖的遗物,不惜一切代价。”几个三苗百姓拿着洪武皇帝的诏令说道,三苗本是汉人同源,同为黄帝子嗣。洪武皇帝在得知有人在鬼市拍卖三苗之祖销白民之遗物,得知大怒,给了一道圣旨。

当然相比于皇帝另一个孙子北狄之祖始钧,也就是北面游牧民族的祖先,整个大明的态度都是能得到就得到,得不到也就不要费力气。

十六个三苗人,领头的人身着大明官服,手里拿着圣旨,雷厉风行的走向拍卖场所。

宋焘见状,脸露羡慕之意,张先生则是摇摇头,对这种行为颇为不满。

“那几个是苗族人?看样子也是大明的官吏,他们来这里做什么?”冯降龙看着大明官员身后十八个带刀官吏,心有疑惑。这鬼市之地是修行中人,按照冯降龙的理解就是一群修真者的地盘,大明皇帝怎么看也是个平民,怎么能插手到这里?这就很疑惑。

似乎是知道了冯降龙的疑惑,张先生说道:“天载地覆方为天子,皇帝乃是上天选定之人。身负紫微北斗之数,凡明君圣君者,真正修行之人是能不招惹这历朝天子,就不招惹历朝天子,除非符合人道气数。一些自诩有实力的凡是不符定数,必将造到大因果缠身。”

“别看咱大明洪武皇帝是普通人,但是身负紫微命数,能将朝廷命官领来此处,也属实正常。”宋焘也在一旁解释着,带着面具,四处张望着众人。

“对了,郑先生可与我同去鉴定身上宝物?”众人走到拍卖行前,宋焘拿着竹简问着郑建州。

郑建州从胸口袋里拿出一把黑色的结晶物,问道:“这东西也能拍卖?”

“古人云:物以稀为贵,此物奇特稀有,说不准有认识的人。”宋焘指了指郑建州手中的物品说道。

“那就去试试吧,走个流程,流程是什么?”郑建州心里想了想,这些东西是在缅北一个邪教组织缴获的。

“没有什么流程,拿着东西一块儿去吧。只要有符章为证就行了。”张先生也从怀里掏出一物,一枚刻着(犭巨)神氏的石纹,杨凡仔细看着那块顽石,瞳孔中隐约看见一个巨神喋血苍穹身化山川河道。

奇妙的很,再眨眨眼那些个异样景象就是消失不见。出现在眼前的也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黑岩石。

没有多少人要借着这个机会拍卖自己的物品,多数修行者是冲着销白民的权杖和始均的遗物,一柄刻着万劫共主的弯刀。

在前面几个人标明自己要拍卖的物件后,就轮到了张先生几人。

负责这些事儿的是一个头戴子鼠面具的老人,坐在红木椅子上,身旁有四个鬼市士兵手持干戟,腰挂铜刀,脸带黑色獠牙鬼脸的黑铁面具。

先是宋焘拿出一卷《尸子》残章,那老人伸手一双皙白的双手,比那大家的玉手更加润滑,这不仔细看就认为是女人的手。

那老人拿过《尸子》打开一看,声音充满苍老并带有威严的说道:“春秋残章啊?还有其他章卷吗?”

“天地四方曰宇,往来古今曰宙。尸佼老祖书籍,现在散落过多。这卷古本,老朽如果说的没错的话,应该尸子先秦时的门生所临摹。价格话应在三千至六千,如果还有其他残章,有望过五六万。”老人将竹简卷合,装在一个棕色的袋子里,有些惋惜的说道。

“多谢前辈,小生只获得了这半卷残章。其他的小生不知道下落。”宋焘接过一个牌子,四号,意为第四个拍卖物件。

“嗯,可惜,可惜。”老者摇头看着袋子有些惋惜。

张先生看着手中的顽石,低着头思索着什么,问着老者:“此次鬼市当真有灵兽拍卖?”

“灵兽?如今这个世道,哪儿来的这么多有修为的灵兽。老朽主持此会已八百有余,这灵兽少如凤毛麟角。”何果老摇摇头叹息着。

“八百……年?”冯降龙吃惊,这家伙是人是鬼,在这个鬼地方待了八百多年。

“是啊,八百岁春秋。”身后的大明术士,带着郭嘉的面具,回答了这个问题。

“郑兄,你先递物。我要好好的想想。”张先生低着头沉思,和郑建州换了位置。

郑建州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了密封袋,里面全是装着黑色和红色的结晶。

“这东西是我从一个邪教手里缴获的。”郑建州将东西递给何果老。

“这东西是咀贺罗!”何果老白玉石般的手捏着里面的粉末,脸色突变惊道。

“可是婆罗门国那逻迩娑婆寐方士觐见唐太宗的长生药?”身后的那个术士惊呼道。

“你是从何处获得?”何果老脸色恢复平静,接着又道:“不说也行,没有人强迫你。”

“请何果老见证,我愿意用本门功法《血雨》与这位先生交易此物之所在。”一个宗派弟子颔首取出一卷功法说道。

这《血雨》是一本主攻型术法,也可以当成武林密诀习练,没有主修功法只能当成外功,顶多修炼出些许内力。

“外门体术,怎么比得长生之药?”张先生直接替郑建州拒绝,这些个不伦不类的宗教,最重要的便是因果,要是沾染了免不了一阵折腾。

那个宗教弟子有些气愤,刚要上前辩论,便被一女子拦住,那女子高窕,身着长袍,给人如一股清风拂过,说道:“本宗飘渺踪,本派祖师乃是上界有名的飘渺仙尊,本派好歹也是在凡尘有名的宗派。灵童子,不可胡来。”

“哼!飘渺仙尊?没听过,这三千世界。岂可入人道呼?”张先生冷哼一声,有些看不顺眼的问道。

“凡人岂可知仙门奥妙?吾之功法也够汝等凡夫享用一生。那长生药”那个名叫灵童子的修真者轻蔑看着众人。

“我之所以要用功法换你地址,那是看得上你……”灵兽子还继续说道,却被那个女子拦下。

“灵童儿,不得无礼,凡人世界怎会有长生药。宗门的易命丹足够你修到元婴。”

“是,师姑。”灵童子听了那女人的话不再胡闹。

“哼!荒唐。”宋焘挥袖出去外面等待。

“凡人世界?凡人世界也有了这枚长生药,可惜啊。光有这一味丹药,也只能一千五百以上价格,若有畔茶法水,至一万起价,数十万止价。”何果老将药材倒出,筐在一个玉瓶里。

“何果老?此类药材真是长生丹药一味药材?”琪惠姑也就是灵童子的师姑问道。

何果老听到有人质疑自己,面色有些不悦,不过带着面具谁也没有注意到,老者回答到:“信者自信,不信者也不必相信。不过和其他药材珍宝辅佐,数万年的寿命还是有的。”

“小友可愿入我飘渺宗?”琪惠姑沉吟一声,长生丹药这类价值,飘渺宗并不缺,但是若是找到了这灵药的产地,那其中的价格又是另一码。

郑建州想也没想拿着牌号到何果老身旁小声低语,何果老点了点头,从胸口掏出三枚玉简。他不是没有想过,而是这类条件对现在他的条件是可有可无。

“嗯,下一位。”何果老咳嗽一声说道。

“(犭巨)神氏的骸骨。”张先生直接将那块岩石递给何果老。

何果老口中念念有词,眼中闪烁精光,伸出五根手指,缓缓说道:“以物易物。”

“我需要一只灵兽。”张先生摇摇头说道。

“好。”何果老对着一个甲士点点头,那个甲士拿出案板双手递上给张先生。

张先生直接笔走龙蛇,写了一份草书。甲士退下,大概半柱香时间,众人都在等待。

那甲士手里提了一个笼子,笼子里装着那山上的黄皮子。

那黄皮子口出人语:“放了我!放了我!我是天生地长修炼有成的!你们一定会遭到天谴,我可是在昨儿个遇到了城隍爷,他老人家……”黄鼠狼双手抓住笼子使劲摇晃。

甲士直接将文案塞进笼子里,黄鼠狼打开一看,只是看了一眼就又是卷上,直接吞进肚中。

不吵不闹,打开牢子后,直接对着张先生稽首,跑了过去。站在张先生肩上。

“妖!这是妖物!”琪惠姑大惊,差点举剑就要砍来。

“这位小哥,你身上的那个是妖物。交给我,我愿意用百枚元晶交换。”琪惠姑带着面具,众人也能察觉她的注意力一直在黄鼠狼身上。

“师姑……那可是……”

“闭嘴,灵童儿。”琪惠姑轻挑皱眉。

黄鼠狼白了白眼镜不再说话,张先生也是带着郑建州几人还有杂役出去。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张先生从怀里拿出一本论语,黄鼠狼拿过津津有味的翻着。

“妖物要的是血肉,你这人给他一本书有什么用?”

卫陈华和冯降龙也将手表递给何果老,他们心想这是现代的科技产物,与这里的主流不符,应该也能卖一个好价,毕竟物以稀为贵。

何果老摆弄几下,直接用半两银子买下。并将手表的完整零件拆卸,又重新组装。

“虽是奇特,但终归是机关万物耳,值不得多少钱。”宋焘看着手表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郑建州将冯降龙和褚典叫在了一起,将两枚玉简递给两人,说道:“那个老人用三部练气士功法与我交易地址,我拿一枚玉简,你们两个也一人拿一枚,放在额间就可感悟。”

“给我的?”冯降龙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褚典点了点头,没有多余废话,放在额间,只觉一阵清凉,眼前呈现一片战场。

这是一枚武道功法,但其价值并不输于修真功法,其名《九黎神》练到四重境程度身体可比肩钢铁,气血翻涌真气可震荡周身三十余米。

看到冯降龙还在犹豫,褚典开口说道:“我们五人都是一阵营的,无论是小队阵营还是原世界。修习功法能增加我们存活机率,无论做什么活着才是重中之重。”

“就我们三个?”冯降龙又问。

“就我们三个,杨凡是个管二袋,能靠着关系购买一些活命的东西。比如黑市里的某些东西。至于卫陈华,妥妥的一个老实人,不禁变通,现在给他实为不妥。”郑建州也慢慢的解释了自己的想法,一个官家子弟,养尊处优,得了功法不知道会出什么乱事儿。至于卫陈华老实人一个,不经变通现在也不适合。

“哦。”冯降龙也听后也点点头,将玉简放在额间。

眼间瞬时间出现一片山林,林中猛兽遍布,皆一个个出现,扑向过来。

“啊……”冯降龙心中大惊,差点瘫了下来,一拳打过却是消散。脑中突然窜出一道信息,气血。

《蛮兽形》是这个武功的名字,冯降龙将玉简收起,对着郑建州射道,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郑建州也将玉简放在额间,只是一阵法度吟唱,许久也没有参悟丝毫。

收起玉简眼中多了一些狠厉,《法文》这是法家子弟所修持文书,其价值三枚玉简中最高。

只是几柱香的时间,拍卖会就如期举行。一行人带着面具,靠在了较为前方的位置。

何果老过来请张先生和宋焘带着众人上座,却是遭到拒绝,读书人怎么能在意这些虚名。

“二位先生请起身与老朽上楼上包间里拍卖,此地楼阁不影响拍卖。包间儿里有珍果灵馐,供诸位享用。”何果老带着子鼠面具语气谦卑。

“不用,买完就走。碍不着多久。”宋焘出口婉拒。

“那好,包间给二位留着,这是规矩。令牌给这儿了,随便找个鬼市的杂役就能带去。”何果老将包间门牌留下,上了台后。

不一会儿,拍卖会就开始,台上也就开始了拍卖会。

“诸君,既然来了鬼市拍卖会。这个规矩我也不多说了,金银玉宝石都是通用的家伙。”负责拍卖的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站在台上说道。

“师姑啊,我们都是修行中人,飘渺宗好歹也是五大宗门之一。开派祖师爷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何不上个包间?其他的五个宗门也去了包间啊?”灵童子挤在人群里找到了琪惠姑的位置,坐在一旁有些抱怨道。

“闭嘴吧,五大宗门,就是属我们行动最为神秘低调,况且此次来竞拍的物件,是那本天书残片。天书残片乃是五宗门祖师共同所铸,内含玄机奥妙,更有那直通仙界的法门,此次过来五大宗门都是势在必得。”琪惠姑带着冷脸妩媚的面具,玄灵精铁所铸,可以隐藏气息,抵御部分法术和威慑。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好巧不巧的是张先生几人正坐在那前面,几个杂役围在末端两侧。

“张兄来此目的应该是那件青帝遗墟里有仍氏的遗留人间之物,据说有仍氏已经身殒,残存的希夷入了轮回转世。留一神太阳轮宝于世,视为任国神器。”宋焘毫不掩饰的说道,有仍氏太昊少昊帝后裔,所建的任国更是是诸夏在上古时期四个风姓古国中最古老的一个国度。

太昊、炎帝都是三皇五帝时期有名的正神,一位是东方祖神,一位是太阳神,皆是无为之境。

太昊隐退曾被天皇顶替过一段时间,炎帝更是和神皇氏共同销声匿迹,就连现在天庭的一些正神也不知其所踪迹。

这任国乃是太昊东方之青帝、少昊西方之白帝之后,任城的太阳神轮对于诸夏而言更有非凡的意义。

“青帝白帝二天帝之裔遗留之物固然珍贵,但吾之所求并未是此物。”张先生笑着摇摇头说道。

由于二人谈话并没有隐藏的意思很自然的就被周围的人听了进去,身后的两名飘渺宗弟子灵童子和琪惠姑也是听了进去。

他们并不是诸夏背景的修行者固然不知道青帝二帝,琪惠姑微微皱眉,对于张先生和宋焘两人的言语很是好奇。

周围诸夏背景的修士自然明悟,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将此神轮为目标,深山隐水不显人间,要不出来你都不知道他们存不存在。

镇国东禅少林寺、少林寺、丐帮,先秦峨眉派也奉其祖师司徒玄空动灵子命出山参加并得到任城物件。

崆峒派、全真教、武当、昆仑、华山派、蜀中唐门、青龙会、神水宫、移花宫、十二连环邬、南海剑派、恒山派、泰山派、衡山派、嵩山、点苍派、铁血大旗门、江南霹雳堂、白莲教、明教这些带有诸夏背景的势力或是武道或是练气士或是奇门也来此进行。至于没来的就是不在意,或是没收到消息。

除此之外有一些不是诸夏背景的修真者或是其他的,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天书残章一类古之遗留。

“师姑,那些凡人的目标似乎都不是天书?”灵童子有些诧异,但是又感到轻松少了很多的对手,也自当值得庆幸些许。

琪惠姑也是感到很诧异,这些穿着似是游山野人或是人间香火的目标也都不在天书残片或是其他修真界所熟知的物品,倒是对一些听都没听过的东西感兴趣。

“哼,一群肉眼凡胎。”包间里兽皇宗弟子玄嚣子看着下面的众人冷笑道。

“可惜啊,我们并没有实力,不然怎么着也得争取一下。”郑建州和褚典心里想着。

“宋兄可听闻伯阳父的阴阳二论?”张先生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此次来的目的。

“天地之气,不失其序。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烝。周朝太史伯阳父是个不世之仙人,曾在荧惑殒世归回于五天。八百年人世岁月,只留下了阴阳二论。”宋焘点头答道,这阴日二论也是诸夏阴阳家、道家重典,无论是人神鬼得之益处都很大。

“嗤……八百年岁算得上哪门子仙人?”灵童子和琪惠姑听到两人所说心中更是冷笑不止。

“八百年?仙人不是长生不老的吗?”杨凡听到两人谈话,咽了口吐沫问道。

“非凡尘人世之存,古之仙者无出太上古道,仙道太清,仙人古道,非存凡世之,得道既赴虞唐之皇。”宋焘摇摇头解释,至于听不听懂明不明白也不做理会。

“第一件拍卖物品,孔门七十二贤,冉子冉求遗尸……”这主持拍卖的话还没说完,台下就是一片轰动。

“什么!我儒家圣贤竟然殒落,谁这么大胆敢拍卖圣人尸骨,真当我辈儒士是宋朝那帮废柴书生不成。”国子监、孔院、孟院和一系例儒家势力的人物都纷纷震怒,这冉子和冉闵老祖冉雍同为孔门十哲位列七十二贤,地位崇高如今确是被人拍卖,要是知道是谁非得把皮都扒下来不可。

“额滴神呐,这么搞吗?”杨凡几人一脸的吃惊,这可算是刨了儒道圣贤的坟还用来鞭尸。

“这冉求是谁,听着像是世俗的读书人。”玄嚣子在包间好奇,这种场合规格的拍卖场怎么会出现一个普通人的尸体作为开场?

不过是玄嚣子,很多华夏背景外的人物也是感到莫名其妙,一个书生而已,想要神识去探知却被一道冷哼打散。

“我应天书院院长,愿出一尊圣道功法,换一个关于圣贤消息。”儒道四大书院之一应天书院院长出声道。

“什么?应天书院的院长!这可是不知多少年的老前辈。他竟然也来了。”华夏背景的众人惊呼,这让其他势力的人感到莫名其妙。

“什么消息?”何果老声音响起,这让连飘渺宗几大仙宗在内的超然势力不可思议。居然有人能暂停鬼市拍卖进程,以往也不是没有,但无一是仙道的巨擎,亦或是其他实力滔天的大能人物。

“圣贤殒何处?魂可归何处?”应天书院院长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在众人耳中响起。

那尊贵人物的包间里,传来冰冷至极的滔天杀意,那种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的儒道杀意。

“新教东征之地身殒,八纮之地现尸,疑是被叛徒出卖身死应劫。魂飞魄散,聻已被后圣人荀子收走。已归于九疑山太極上真公。”何果老将自己所知说出。

“叛徒?好,此事我们知道了。”

应天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嵩阳书院儒道四大书院的弟子都是义愤填膺。

“各位,我儒家圣人的尸骸,有谁想和我争?”以孔院为首的四大书院及儒家其他势力同声道。

“哼!好大的口气!”华夏背景之外的其他修士瞧不起这些儒生,华夏背景的则知道儒家的实力惹不起。

“尔儒家之事儿,吾武当不插手。”

“昆仑亦是。”

“全真亦是。”

……

最后各大势力卖了一个面子十九万圣贤石刻被孔院收下施义圣人葬礼。

“那些圣贤石刻似乎是能镇压心魔,一个凡人尸骨有这么大价格。究竟是何来历?”玄嚣子和其他势力也大惊。

小说《寂夜深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17日 pm10:42
下一篇 2023年11月17日 pm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