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门小说殿下破戒了(赵复逍赵复逍)_殿下破戒了(赵复逍赵复逍)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殿下破戒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赵复逍”大大创作,赵复逍赵复逍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宁问心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坤宁殿。杨嬷嬷拎着食盒,走上前,板着脸说:“太子殿下从小体弱多病,才去的佛门修养身心,还望姑娘谨慎对待,莫要再耍些小手段。”这话还算客气。…《娇软美人以色侍人,殿下破戒……

点击阅读全文

殿下破戒了

赵复逍”的《殿下破戒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这话还算客气。宁问心讪讪一笑,点头应道:“好。嬷嬷,我知道了。”她接过食盒,心里叹息:唉,还是没躲过去啊…

在线试读

杨嬷嬷拎着食盒,走上前,板着脸说:“太子殿下从小体弱多病,才去的佛门修养身心,还望姑娘谨慎对待,莫要再耍些小手段。”
这话还算客气。
宁问心讪讪一笑,点头应道:“好。
嬷嬷,我知道了。”
…《娇软美人以色侍人,殿下破戒了》免费试读宁问心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坤南殿。
杨嬷嬷拎着食盒,走上前,板着脸说:“太子殿下从小体弱多病,才去的佛门修养身心,还望姑娘谨慎对待,莫要再耍些小手段。”
这话还算客气。
宁问心讪讪一笑,点头应道:“好。
嬷嬷,我知道了。”
她接过食盒,心里叹息:唉,还是没躲过去啊。
那么,这次要怎么劝膳?她纠结了一路,等到了东宫,终于想出了个主意——皇后不是让她去太子面前哭吗?那她就去他面前哭吧。
于是,她把食盒交给杨嬷嬷,对她说:“嬷嬷等我一下,我去化个妆。”
杨嬷嬷一听她要化妆,觉得她那张脸美得逆天了,没有必要再去化妆,却也没阻拦。
皇后给了宁问心三天时间,这三天,也是对她的考验,如果宁问心没有成功,她选拔她进东宫,也是办事不利,她们命运一体,一荣俱荣,且随她去吧,完不成任务,自有她的好果子吃。
宁问心不知杨嬷嬷的心思,正专心化妆,不过,她化妆,不是化得更美,而是化得更惨。
嗯,就是现代流行的一种家暴妆,反正是主打一个凄惨可怜。
杨嬷嬷看到她鼻青脸肿、满脸伤痕、嘴角滴血的样子,吓了一跳:“姑娘这是?”宁问心解释:“苦肉计。
殿下不用膳,我也没法子,只能这样试试了。”
她为求逼真,血都是真的血,拿剪刀戳破大腿内侧的肌肉,流了血,抹到了嘴上、脸上,当然,衣裙也故意撕烂,还在地上滚了两圈,直滚得蓬头垢面,衣衫脏乱,足够狼狈后,才拎了食盒,跌跌撞撞去了主殿。
杨嬷嬷看了全过程,那是一个目瞪口呆:这、这也忒拼了!忒拼的宁问心可怜兮兮推开了主殿的门。
泽恩殿里赵复逍正在打坐,这让他放松、放下、放空,无身、无心、无无,得了短暂的清静,甚至忘记了腹中的饥饿。
为什么说短暂?因为殿门开了,他感觉到了熟悉的香气,还伴着鲜血的味道。
怎么回事?她受伤了?正想着,一道力量来袭,他睁开眼,就见她摇摇欲坠扑了过来。
“殿下小心!”宁问心假装虚弱无力,惊叫着扑下来。
赵复逍没有扶她,双手撑地,快速闪开。
宁问心就这么摔在了他两腿间。
很尴尬的姿势,但她顾不得尴尬,一脸震惊道:“殿下会武功?”赵复逍避而不答,目光冷冷盯着她:真惨啊!看来是欺上瞒下被发现而受了罚。
活该!满嘴谎言的蛇蝎女人!现在,还发现了他的秘密。
该死!他的眼里渐渐升腾起一股杀意。
宁问心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杀意,顾不得思量这杀意的源头,只知道自己发现他会武功是大忌,忙自救:“听说殿下从小身体病弱,想来,佛门中有强身健体的功法。
殿下会些武功也好,这样绝食也能多坚持几天。”
听听,她给他完美解释了,他不必那么紧张要杀人。
赵复逍听着她的话,也知道自己过分紧张了,但过分紧张也有意外的收获——瞧瞧这女人,多机灵!机灵的宁问心见他收敛了杀意,忙转移话题:“殿下还不想用膳吗?”赵复逍依旧避而不答,但反问一句:“你受罚了?”宁问心就等他这句话呢,立刻卖惨道:“奴婢哄骗嬷嬷说殿下用了膳,欺上瞒下,合该受罚。
奴婢贱命一条,死不足惜——”说到这里,她酝酿情绪,发挥演技,眨着一双湿漉漉的泪眼看着他,低喃着:“但殿下千金贵体,饿不得,还是用些膳吧。”
赵复逍瞧着她的泪眼,心里有些动容,面上却一副幸灾乐祸的口吻:“如果我不用膳,你怕是要死了。”
宁问心跪坐在他面前,盈盈一拜,软着声音说:“还望殿下怜恤。”
当声音落下,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就滚落了下来。
美人落泪,楚楚可怜,尤其一脸的淤伤,更激起男人的怜惜。
赵复逍到底是个男人,还是个成年男人,饶是佛门修行多年,也有两分意动。
便是这两分意动,让他问了:“你叫什么?”宁问心忙应:“奴婢宁问心。
南、小、奚?”他喃喃着她的名字,意有所指地说:“我要是怜恤你,你可受得住?”宁问心傻了:什么意思?这、这是开车了吗?演技差点破功。
她忙低下头,弱弱道:“奴婢一条贱命,贱命最是命硬。”
赵复逍听了,没说话,瞧着她柔顺的姿态,渐渐的,目光落在她纤细白嫩的脖颈上,顺着脖颈下移,是那膨胀的胸脯,春衫单薄,几乎遮掩不住。
再往下,是不盈一握的腰肢。
那腰肢依旧勾得他手痒。
想掐弄。
想攀折。
他想起明空寺的彼岸花,他一直想折一枝放在窗前,但佛门讲究“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因此,直到他离开,也没折下来。
“记得你的话。”
他目光深深看了她一会,随后,一摆手:“出去吧。
东西留下。”
宁问心见他这么说,心里一喜:“谢谢殿下。”
然后,留下食盒,就快步出去了,至于他那句颇有深意的话,就被她丢到了九霄云外。
“殿下用膳了?”杨嬷嬷见她出来,着急忙慌地上前询问。
宁问心退出殿门时,看了赵复逍一眼,他已经打开了食盒,想来会吃的,便说:“嬷嬷还是自己去看吧。”
杨嬷嬷便趴到窗户处看了,这下是真的亲眼看到太子用了膳,立刻朝宁问心竖起了大拇指:“姑娘真真是聪慧绝伦。”
宁问心被夸后,心里飘飘然,面上还是很谦虚的:“嬷嬷谬赞了。
是殿下心善。”
杨嬷嬷笑着摇头:“姑娘莫要自谦,殿下对别人可一点不心善。
姑娘前程远大着呢。”
说话间,拿出一罐药膏,递过去:“姑娘伤了腿,记得抹药,女儿家可不能留疤。”
宁问心道了谢,收下了,回到住所后,就赶紧抹上了。
她可不想留疤,还有脸上的妆容,也赶紧卸掉了,怕伤皮肤。
原主的脸确实好看,信奉颜值即正义的她,爱惜着呢。
许是劝了太子用膳的缘故,杨嬷嬷确实高看了她,还分派了两个宫女伺候她。
她吃好喝好后,在她们的伺候下,泡了个花瓣澡,美美睡了。
睡之前,想到皇后安排的新任务,劝太子去国子监学习,着实头痛了一番。
但明日愁来明日愁,什么都没她的美容觉重要。
一觉到天明,她想睡懒觉,但被宫女叫醒,去给太子送膳。
唉,社畜要上班了。
她上班途中,琢磨着如何劝太子去国子监学习。
头痛啊。
正头痛着,就听一道骄横的女声传来——“你!就是你!站住!东西给我!”一抹黑红色的高挑身影骑马奔来,手里一根银色长鞭甩得噼啪作响。
宁问心看的震惊:这什么人?竟然敢在东宫纵马?转眼间,高高扬起的马蹄到了她面前,她甚至能感觉到马嘴哈出的热气,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道长鞭就朝她甩了过来。
“啪!”

小说《殿下破戒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19日 pm2:28
下一篇 2023年11月19日 pm2:29